当前位置:首页 > 协会动态

协会动态

《我不是药神》爆了,背后的真实事件当年震惊全国

来源:时间:2018年07月10日




导读  |  这个世界只有一种病,那就是穷病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“你怎么笑了?” 
“因为它真。”
“你怎么又哭了?”
“因为它血淋淋的真。”

《我不是药神》,这部还没正式上映就被称“零差评”的国产电影,就是在生生地抢中国观众的眼泪。

程勇在现实中的原型,叫陆勇。他一度极不同意电影方把自己拍成一个赚病人钱的“商人”。

2002年8月,34岁的陆勇被检查出慢粒白血病,从此过上了等待配型、终日提心吊胆计算着自己还能活多长的日子。


为了控制病情,陆勇听从医生建议开始服用瑞士诺华公司生产的特效药格列卫,这种药对维持病情稳定很有效,是不少患者的保命药。

然而高效带来的是高价,一盒只够吃一个月的格列卫,价格高达23500元,两年里仅仅在买药上陆勇就花了60万。

“感觉每吞下一片药,都是在吞钱。”


天价药当然不是谁都能吃得起的。

2004年,陆勇在QQ上创建了“慢粒白血病人交流群”,群里100多号病友,只有他和另一个经商的人暂时吃得起。

群里每个月都有好几个人,头像灰了之后就再也没亮过。

发现“仿制药”后,陆勇先委托朋友从日本购买一盒试用。虽然有很大副作用,但他发现了窍门:吃饭中间的空档服下,吃了药,马上喝可乐,这样才不会吐出来。

服用一段时间后他的病情稳定,药品检测也显示,印度和瑞士两种“格列卫”药性相似度99.9%,于是他开始自己服用印度仿制“格列卫”,尝试直接从印度制药厂购买。


病友间一传十十传百,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到了印度仿制药,陆勇开始代表病友与印度药商谈判。

2014年,陆勇发现的几种仿制药中,最低的价格降到了一盒200元。


由于跨境交易手续复杂,为了方便不懂英文、不熟悉购买美金汇款操作的病友,在印度公司的建议下,陆勇网购银行卡,专门用于收集病友的钱,以及向制药公司汇款,也方便了印度公司能够定期发药。

即使陆勇购买的仿制药确实能够抗癌,即使交易手续更方便。因为未经许可,陆勇迎来的却的是牢狱之灾。

2014年3月19日,在缴纳近八十万元现金后,他被取保候审;

7月21日,沅江市检察院以妨害信用卡管理罪销售假药罪对陆勇提起公诉;

法律认定的“假药”,对于病患来说却是赖以为生的保命真药。1002名病友联名写信声明:陆勇未从代购仿制药中获利;仿制药本身也确实有效。


2015年1月10日,陆勇再次被抓捕;

1月27日,沅江市检察院向法院请求撤回起诉;

1月29日,陆勇获释。

经过一番风波,重获“自由”后,来找陆勇代购的病友更多了。

“没办法,拿命赌了”

困境中的灰色地带

尽是人性

陆勇在病友心中的形象,始终是为了千百患者的生命奔波的购药“英雄”。

与电影中的主角不同,不是商人突然间良心发现从盈利转向福利,而是一个同样罹患绝症的人,与其他同病相怜者相互支持。

但生活没那么多非黑即白。十几年后的今天,有人继续质疑。

在面临疾病、甚至死亡时,贫穷不再是一种生活状态,不是一个简单的形容词,而是让人捶胸顿足、即便饮鸩止渴也要尝试的绝望。

一些情况下的贫穷,有时就意味着死亡。


电影里中的吕受益,只是千千万万个病人中最普通的一个。

他有贤惠的妻子,有可爱的宝宝。他最简单的愿望就是活下去,看着儿子长大。

吕受益第一次见程勇,讨好似地从包里掏出一个橘子:“吃个橘子吧

后来程勇去医院探望因为吃不起药,已经奄奄一息的吕受益,他十分平静,甚至面带微笑对程勇说:“吃个橘子吧。

有太多人像吕受益,没能等到儿子长大,一辈子仿佛只尝过橘子酸涩的味道,就在一扇门后走到了生命尽头。

门的另一边,是由于客观限制、信息盲区,而触不可及的救命之道。


人,对于生的渴望能有多强烈?

像片中有情有义的黄毛,为了担起卖假药的罪责,开着装满了药的卡车躲避警察的追捕。

他以为自己带着救命药逃出了警察的视线。

刚刚露出调皮的笑容,就被迎面而来的大货车撞了个粉碎,失去了自己年仅20岁的生命。

散落在地上的白色药片,和黄毛满手的鲜血一样刺眼。

“他才二十岁啊!想活有什么罪。”


电影中的“药神”程勇,在这一场生命与法律、人情、现实的博弈中,从一个叼着烟嬉皮笑脸的奸商,变成了一个甘愿垫钱买药的英雄。

与现实不同,程勇最后被判了刑。去监狱的路上,车窗外站着数不清的白血病人。

他们佝偻着背,面色憔悴,但每一个人都摘掉了一直戴着的口罩。

人群的末尾,站着的吕受益和黄毛的幻影。他们在笑,看起来无忧无虑。

程勇在这一刻完成了对自己的救赎。

穷不是原罪,拯救原罪的也不是钱,更不是神,而是像你我一样的、拼命想好好活着的平凡人。

而生活总是令人丧气的,总会有无数盆冷水浇灭我们生的希望。

可是或许,还是充满着希望的吧?只要活着,一定能等来的吧?

为了活下去,只要能活下去。

世上最难治的,是穷病


全片最经典的一句话,是假药贩子张长林说的,“世上只有一种病最难治,穷病”。



可再穷,他们都在用自己很无力的一个微笑,在人性的最边缘,闪着最好看的人性之光。


片子最后王传君站在那儿的时候,我没忍住哭了,黄毛为保程勇疯了一样开车的时候,我没忍住哭了,最后得知程勇被提前释放,我却笑了。


百感交集。


电影看完,也流泪了,为陆勇,为徐峥,也为中国电影点赞。



联系我们 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56号西区8号西楼202A室 邮编:100098电话(总机):010-82050626 传真:010-82059450

QQ:645997341 电子邮箱:csmi@selfmed.cn2005 CNMA.ORG.CN 中国非处方药物 协会 版权所有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编号:京ICP备05067604号京公网安备11010802009573号